秋凛

华山:“。。总讨债     呐 给!”

武当:“。。。我并非是女子  为何送我花?”

【顺便保留上色前的遗照】

扑克设定钥匙链

还有个爆豪和上鸣    😂😂高三狗完成进度慢啊

喜欢的小可爱求关注❤️❤️❤️❤️

一组情头❤️❤️❤️❤️
修仙修仙

哇😭求关注!

吞画质加严重的色差
umm多半是废的

求小可爱来关注❤️❤️❤️❤️

便秘的咔酱!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能笑话他一辈子

出胜#注意!

这样的咔酱要日!!!
(上色丑原谅)

雄英学院】

英雄人偶    九尾限定手办   只要2600日元

😂😂😂😂

【普通的DIACO】(轰爆)

“普通的DISCO我们普通的摇~~~”

ooc别打(捂头)

【麦克的死亡】

         OOC有
         小学文笔
         一嘴玻璃渣
         (我真的很喜欢这对,虐的我好疼啊)

         意外事故麦克死后的一个星期,没有人发现尸体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相泽像往常一样讲课
        “班长作业有收吗?”快下课的时候相泽点向班长询问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,我已经放在了您的办公桌上。”饭田精力十足站起来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下次直接给麦克老师就行了。”相泽点了点头,毫不在意的说。
        饭田顿了一下,咬了咬牙“相泽老师!!!您醒醒吧!麦克老师已经。。已经死了啊!”饭田大喊。
       “他没有死!!!”相泽咬着嘴唇情绪激动,动作顿了一下,头发遮住了他的脸,让人无法看清他的表情。
        意识到自己的失控,惊讶,慌张和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令人心痛的神情。
  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。我今天状态不好,下课。。 ”有些疲惫的走出了教室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晚上的公园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相泽醉醺醺的走在路灯忽明忽暗的小路上。
        今夜的月亮意外的圆,月光也比平时明亮的许多,光投在相泽的头上,由于上投光,他的脸灰暗的看不见。摇摇晃晃的走着 。
        忽然他瞪大双眼在地面上仿佛看见了什么  “麦克?!”
       醉意瞬间清醒了许多,急忙跑了过去。结果是一只跟麦克很像的鹦鹉罢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鹦鹉吗。。。哈哈哈(干笑)我因为你的消失成了这样。”相泽肉眼可见的的颤抖起来。发现它受了很重的伤,叹了口气,很明显的失落感,带着鹦鹉回去了 。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麦克睁开了自己的眼睛,发现在自己在一个温柔舒适的被窝里,熟悉的恋人身上的味道,带着一丝酒香味涌进了鼻子里。只不过这舒适的感觉和熟悉的味道让人太舒服,又一次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 第二次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桌子上被柔软的毛巾包裹着,看着熟悉又空荡荡的屋子   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麦克不禁想“我到底怎么了?相泽在哪?”
        他看见日历上红红笔标上的日期写着。。。他的死亡时间????的确是参加了个棘手的案子,怎么是死亡?
        随着咔擦一声,门被推开了,一身酒气的相泽走了进来。将买好的酒和小菜放到桌子上。
       相泽的头发挡住了他的眼睛,可他紧咬着嘴唇颤抖的身体却出卖了他的心情。
        因为受伤不能动的麦克“喂喂!不要哭啊!!!我就在这啊!!Eraser!你看看我啊!我就在这里啊喂!”
        麦克疯狂的叫着相泽,可他发不出任何声音,只是在沙哑的叽叽喳喳的叫。
       相泽在桌子上趴了一会,抬起头 用手背揉了揉眼睛,开始喝酒。一瓶接着一瓶。
       “喂喂喂!不许再喝了啊!停下来啊!!!医生不是说你最好不要喝酒的吗!!!混蛋啊!!!”麦克那无用的喊叫,只能看着他一瓶接着一瓶的喝。
        “麦克。。。”相泽喝干了这瓶酒,仰起头,眼泪顺着眼角流下。
 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。。”躺在地板上,用自己的手背挡住眼睛,任由泪水在脸上流淌,用牙使劲咬住了下唇。
 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。。Eraser。。”

       相泽消太这样的状态延续了一个月了,新闻也播报英雄麦克的死亡确认,他貌似接受了他的死亡,家里摆放了他的墓碑。相泽每天都会上香,自言自语的说话,但是没有之前那么严重,不醉不归了。
       麦克这一个月看着他的恋人变成这样,心痛的无法比喻,他之前的招牌笑容已经消失了。每天看着为自己上香的消太,心理说不出来的滋味。
       但不解的是这一个月的时间观察,为什么家里自己用的物品都还在,地方也没有换过,相泽一直都在坚持着清洁自己的用品。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麦克的伤已经好利索了,也接受了自己死亡的事实。有一天,在沙发上抖了抖自己的羽毛,喊了喊清了清嗓子。
      他见在厨房背对着自己的相泽有段时间了,不知道在干什么,便飞过去看个究竟。
       只见相泽无神的泡了两杯咖啡,用的就是他俩经常用的马克杯。
        “喂!!Eraser你在干什么!消太!”
        这几句的叽叽喳喳声音越来越大,直到相泽拿着两个马克杯准备要放在桌子上时回过了神,并有一双宽大的双臂从后面抱住了相泽。两个杯子打翻在地上。
        “够了!够了相泽!”
        相泽瞪大双眼,他颤抖着回过头看着真正的麦克,真正活着的麦克。
 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。麦克?”
        “相泽够了真的,够了”。相泽颤抖着拍了拍麦克的后背看他没反应,将他推出了自己的怀抱,抓着麦克肩膀
        “麦克!”
        麦克回过神,腿软的坐在了地上,相泽一同扶住他也坐下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麦克你。。。”
        麦克看了看自己,干笑着“哈哈哈可算变回来了”
         相泽死死地抱住他,没有说话,只是紧紧的抱着,恨不得成为自己的东西。
        “Eraser好痛啊,要死。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感觉到相泽控制不住的颤抖
 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。。”没有再说话,只是安静的看着自己怀里的恋人,随之也抱住他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经过调查后,麦克只是中了个性,有效时间一个月。
       学校。“Eraser!!!!!晚上去酒吧嘛??!”
        “哼,是不是已经做好把我灌醉的计划了?”面不改色的说
        “!!!我,我没。  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最后。。”“诶?”“最后一次。”
       相泽朝麦克就是一个坏笑,扭头就走
       只留下麦克愣在原地“///////!啊Eraser这可是在学校啊//////”脸爆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只是路过办公室的爆豪看见了这一幕。。。。“洗内,死给!!”喝呸!